【TechWeb报道】2月7日消息,移动网络已经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4G技术基本全面普及,网友们更加关注的是5G技术何时发展。近日,根据《北京市大数据和云计算发展行动计划(2016-2020年)》,到2020年本市将实现4G网络全覆盖,在北京城市副中心、2019北京世园会园区、北京新机场、2022年冬奥会场馆等率先开展5G网络商用示范。

市经济信息化委主任张伯旭透露,从技术角度上看,北京5G试用基本已经做好准备,等国家颁布相应的标准后,就将正式走入市场。目前本市已经在怀柔试验场对5G进行相应的试验工作。

从全国来看,预计到2018年年底,5G产业链主要环节将基本达到预商用水平。来自的消息显示,将在北京、天津、上海、深圳、杭州、南京、雄安7个城市进行5G试验,并向工业和信息化部递交了申请。这意味着北京将成为率先试用5G网络的地区。

目前,4G网络已完成从百兆到千兆的升级,未来5G网络将达到至少10倍于4G的峰值速率,手机看视频的卡顿现象将大幅减少。业界预测,我国2019年有望实现5G通信预商用,2020年有望实现5G通信大规模正式商用。

[环球时报驻日本、德国特约记者 蓝雅歌 青木环球时报记者 郭媛丹 陈一 张亦驰]“中国进行了一次陆基中段反导拦截技术试验”,中国国防部6日发布的简短消息引起国际舆论七嘴八舌的议论。路透社说,官方对反导计划的细节披露得很少,但“作为雄心勃勃的现代化建设的一部分,中国一直在研究各种导弹,从可以摧毁太空卫星的导弹,到先进的核弹头导弹”。

美联社援引专家的分析称,“独立制造尖端武器,包括隐形战机、航母和弹道导弹系统,是中国崛起为全球军事大国的关键”。陆基中段反导系统组成庞杂、技术难度极高,只有大国才搞得起。从美国的“星球大战”计划,到“萨德”入韩,反导总是被视为大国博弈的重要筹码。中国反导又是布下一盘什么样的棋局?外媒有猜测它是回应美国《核态势评估》报告的,也有认为它是针对印度或朝鲜的,还有分析说是为应对台海局势的。对此,中国国防部的官方说法是:“这一试验是防御性的,不针对任何国家。”

2月6日上午,中国国防部主动发布一条简短但重大的消息:2018年2月5日,中国在境内进行了一次陆基中段反导拦截技术试验,试验达到了预期目的。

此前,一些有关新疆吐鲁番周一出现夜光云奇异景象的照片在中国网络上吸引众多关注。这些照片显示,吐鲁番地区上空出现夜光云,在黑蓝色天空的背景下,一条弯弯曲曲的发亮细带,好像“丝路”一般通向空中。当时有网友分析认为,自然形成的夜光云肉眼极难见到,而人造航空器穿过大气层的中间层时,带去的大量尘埃会给夜光云的形成创造条件。还有网友分析说,夜光云是高机动飞行器的尾迹,可能是发射了一枚探空火箭或者是一次陆基反导技术试验,它的尾迹在空气很稀薄的区域存在的时间相对较长,发光则是因为当时傍晚水汽冷凝被阳光折射。

德国新闻电视台6日报道说,周一晚上,中国观察人员看到天空中有奇怪的光线,这可能是火箭凝结的痕迹。这些不寻常的现象可能与中国的反导试验有关。去年5月30日,美军进行首次洲际弹道导弹拦截测试并获得成功。中国的相关试验虽然细节不详,但有理由相信,中国在反导系统领域又取得长足进步。

这是迄今为止中国军方第三次公开陆基中段反导拦截技术试验成功的消息。此前两次分别发生在2010年1月11日和2013年1月27日。此外,2014年7月23日,国防部新闻局称,中国在境内进行了一次陆基反导技术试验,试验达到了预期目的。不过与此前两次不同,这次没有提及是在哪个阶段进行拦截。

美联社6日称,陆基中段反导技术,是指在弹道导弹的飞行中段,也就是在大气层外实施拦截。悉尼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的分析专家山姆·罗杰文表示,根据中方的描述,此次使用的导弹可能是SC-19系统,该导弹系统被认为是2007年反卫星试验使用的导弹。不过,此次拦截可能不是使用该导弹的拦截器进行真实拦截,而可能是在测试这款导弹的火箭助推器。

香港《亚洲时报》6日称,北京对新反导测试的确认,证明了长期以来存在的传言:解放军一直在研发和测试具有直接杀伤功能的反弹道导弹防御网,可以和保护美国本土的美国陆基中段反导系统媲美。分析人士说,美国的陆基中段反导系统和中国自己的这款系统,与“萨德”系统相比,都能保证高拦截率和低间接伤害。陆基中段反导系统的优势在于一些技术突破,比如超远距离传感器,新型燃料和推进剂,以实现更快拦截。上月,中国官方媒体播出了有关中国在西北的一个反导雷达站的情况。此前,中国媒体也披露,在中国东北也有这样的反导雷达站。

北京时间2月7日早间消息,周二公布的信息显示,公司在2月2日致函美国国会议员称,该公司发现更换iPhone电池的“强劲需求”,并可能为购买新电池的消费者提供退款。

苹果公司去年12月证实,在iPhone 6、iPhone 6s和iPhone SE上处理老化电池的软件可能会降低性能。该公司为此道歉,并将受影响机型的电池更换价格从79美元下调至29美元。

有人指责苹果故意放慢配有旧电池的手机速度,以此促使人们购买新的手机。而在苹果在周二公布的这封信函中表示,他们考虑向支付全额价格更换电池的消费者发放退款。

这封信是由美国参议院商业委员会公布的,信中还表示,苹果在2017年1月提供了一款手机放缓软件更新,但直到一个月后才披露。

苹果在信中表示,他们早在2016年秋季就已经知道制造缺陷导致的电池问题。

该委员会主席、共和党参议员约翰·图恩(John Thun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消费者要依靠制造商明确而透明的信息披露,才能了解他们的设备为何会发生性能变化。”

图恩在委员会的讨论中说:“苹果承认其最初的披露不够全面。苹果公司还向委员会承诺了一些后续信息,包括针对全价购买新电池的消费者采取额外解决措施。”

苹果尚未对图恩的声明作出回应。该公司还致函回应美国众议院能源与商业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众议员格雷格·沃尔登(Greg Walden)称,如果不能找到一种方法来防止老款iPhone突然关闭,而不限制处理器的速度,该公司就将考虑在2018年以后延长其低价电池更换计划。

据彭博社报道,美国司法部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上周表示,他们正在针对苹果放慢使用老化电池的旧iPhone速度一事,调查该公司是否违反了与信息披露有关的证券法规。

苹果在上周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收到了一些政府机构的问题”,并适时地回应了这些问题。他们还表示,该公司“从来没有,也不会通过任何方式来故意缩短任何苹果产品的寿命,或者通过降低用户体验来促使用户升级。”

到目前为止,消费者已经对苹果最新的iPhone软件升级提出了大约50项集体诉讼,他们声称这一升级导致其手机意外关闭,并放慢了iPhone SE、6和7系列的性能。

巴西、法国、意大利和韩国的政府机构也在调查针对苹果发起的投诉。(鼎宏)

原标题:倡导“”,这样的倡议欠妥

■ 观察家

倡导“向值班猝死医生学习”,是为了致敬与倡导敬业,但更好的选择或许应该体现在关爱生者上面。

据报道,2017年12月16日凌晨,安徽六安市裕安区外科医生方培虎,在值班室内猝死,年仅31岁。当时寂寥无声,几乎没有引起任何关注。没想到一个多月后,他的名字出现在很多报道中,因为当地区卫计委做出了《关于在全区医疗卫生系统开展向方培虎同志学习活动的决定》。这本是一个善意倡议,不想却引发轩然大波。很多医生表示,不学,要好好活着!

这不是一两名医生的声音,这是很多医生内心疼痛的愤然表述。因为每一个医生猝死的背后,都有一道过度劳累的伤疤。

就在这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我们听到了多起医生猝死的案例。2018年元旦前,山西一名呼吸科医生,在连续工作18小时后,突然昏倒后猝死,卒年43岁。此后不久,1月23日,青海大学附属医院一名43岁的急诊医生也是在持续工作18小时后猝死。

43岁,持续工作,值班以后,这些几乎雷同的关键词,透露出来的信息也是雷同的:国内的很多医生,正处在集体疲惫的状态中。

不错,医生是一个高尚的职业,没有奉献精神当不了好医生。但医生却又是一个个平凡的个体,在奉献之后,也需要爱护与保护。因为,任何的付出都需要一个平衡的支点。在别人休息的时候,医生们用自己的体力和健康作成本,为社会提供健康保障,这是职责所系。但保护他们的健康,也是社会共同的责任。

因为强调医生的责任,忽视了他们的应有权利;因为赋予医护人员“白衣天使”的属性,忘却了他们作为普通人的健康诉求……这一方面与医生数量短缺,不超负荷就难以保证医疗体系高效运转有关;另一方面,少数人主观上宣扬“以此为荣”的做法,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就多次发生的医生高强度值班后猝死现象来说,医生忠于职守理应宣扬,但常年困顿于高强度的工作场所,对医生们身心也是伤害。偶尔的高强度谁都能理解,频密乃至常年的高强度,肯定有其值得反思的地方。

现实中,看不到这些应该反思之处,已成为一道令医生颇感苦痛的伤口。不考虑如何抚平这个伤口,却高调地把伤口当荣勋,难免让很多人不好想。

医生猝死背后,其实还有两个问题:其一,医院真的不是保险箱,即便是医生,即便在自己的医院突然发病,当前的医疗手段也常常无法与凶恶的疾病抗衡。其二,许多医生其实很弱小,弱小到有时连自己的疾病都会漏诊。有时判断不清患者的疾病,也确实是难以避免的无奈。

相比于体力上的劳累,这两个问题常常成为压迫在医生精神上的沉重负担,如何破解这方面的问题,也迫在眉睫。

医生猝死动辄引发共鸣的背后,隐含着这个行业太多的无奈。向猝死的医生致敬,是当地卫计委担当责任的一种表现,倡导爱岗敬业也没什么不妥。只不过,这次这样的倡导有些没顾虑到涉事群体的遭际。

更好的选择或许是,将这种致敬更多地体现在对生者的关爱上面,切忌罔顾警示、空洞地谈“学习”,以免让人生出“这是号召后来者重复前人悲剧”的误解,觉得伤口又被撒了一把盐。

□郑山海(医生)

责任编辑:刘光博